中巴合作3个“1000亿”目标夯实了基础

本期嘉宾

时间:2019年11月19日

嘉宾: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博导 陈凤英

中国网:“中国访谈,世界对话”,欢迎您收看。10月13日至14日,金砖国家领导人第11次会晤在巴西利亚举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领导人会晤及与巴西、俄罗斯、印度、南非领导人的双边会晤中多次发表重要讲话。习近平主席在讲话中向世界传达了哪些信息?此次外交活动又取得了哪些成果?针对这些问题,《中国访谈》特邀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原所长陈凤英研究员进行解读。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陈凤英。(伦晓璇 摄)

中国网:欢迎陈老师做客《中国访谈》。

陈凤英:大家好!

中国网:我们来谈一谈中国和巴西的关系。您怎么评价近十年来中国和巴西的关系?

陈凤英:中国与巴西关系的发展,在金砖平台上是不错的,但也有起伏。这个起伏就在于巴西因为华尔街金融风暴以后出了点问题,这个问题是因为大宗商品价格下降。大宗商品价格下降为什么对巴西有冲击?因为它是资源型的国家,它需要的是出口,比如石油出口、矿山资源出口和农副产品出口,但金融危机后需求下降,价格明显下降,巴西的经济就出现问题了,他们的社会就出现问题了,政权就开始更迭。所以,这段时间是有一个低谷的。我们有很多过去制定的计划没有推进,我们过去有很多投资计划,包括“一带一路”的合作,还有在拉美有铁路建设、基础设施建设,都没有推进。因为在这个期间拉美经济出了问题,巴西经济出了问题,巴西社会和拉美社会都在转型。我认为这是一个低谷阶段。但是到今天这个阶段又开始好起来了,也就是新的总统今年访问了中国,访问中国以后应该说态度很好。而习主席出访首先就去访问他们,双方签订了很多协议。

我比较看好,今天比较重视3个坐实的“1000”,一个是贸易,我们的双边贸易现在已经超过1000亿了,去年就是1110。8亿。我们的双边贸易规模,今年1到10月份是9800亿,这个1000亿我认为保证了一个关系,就是贸易关系。因为巴西有出口,比如矿山资源、石油,中国有需求,包括现在大豆很多是从巴西来的。中国还有很多制造,这也是很好的,我认为贸易是稳定器。还有投资1000亿,这个1000亿的投资,去年已经达到800亿,今年看起来肯定要超过800亿。投资为什么也是夯实基础?因为只要有投资,马上就带动贸易,贸易背后就是创造就业,最关键的是人文开始交流。我们技术人员去,他们也会来,他们也会来中国投资,所以相互之间人文交流就可以实现。所以这个1000亿非常不错,夯实了我们经过投资而进行的各方面的合作。第三个1000亿非常有意思,是金融合作1000亿,现在只有700亿,但金融合作的空间会很大。因为我们的国开行、进出口银行,在巴西有很多项目,这些项目是通过金融合作实现的。现在金砖协议里有本币结算,这让我印象很深,巴西和中国之间是不是也可以用本币结算,甚至可以互换?原来互换完全可以做起来,所以金融如果向1000亿美元的方向走,这个合作空间很大。

这三个是我印象最深的,但我认为最关键的是“一带一路”的合作,因为“一带一路”已经联系到了拉美,而巴西是拉美的大国,通过巴西可以跟拉美所有国家进行合作。能否通过“一带一路”的平台使巴西作为一个桥头堡,把“一带一路”和拉美作为一盘棋,是不是把它盘活?过去我们合作得都不错,但是由于金融危机以后整个拉美又重新陷入了中等收入陷阱,出现了危机,包括委内瑞拉、阿根廷等等,巴西也是这样的。所以,我希望这场危机慢慢过去,通过巴西和中国的合作搭建一个平台,在“一带一路”上进行“五通”合作,尤其是基础设施的合作,通过农业、工业、新的科技革命的合作,搭建一个非常好的平台。这样的沟通夯实了基础,也有一个前景,这个前景就是如何加强新经济的合作,或者叫新工业革命的合作,这是非常好的一个前景。

中国网:博索纳罗总统在起初的时候有疏远中国的倾向,看来现在的关系还真的非常不错,未来中巴关系的走向又该如何?

陈凤英:我认为国家关系往往是利益驱动的,刚才你讲的,他们一直说博索纳罗是“巴西的特朗普”,但我认为现在是利益需要,巴西经济真的需要有一种外部力量来更新。首先它的产业结构要更新,因为矿山资源也好,农副业也好,总是有所偏向的,而新的科技革命在亚洲、在中国已经蓬蓬勃勃发展起来,必须要看到这个机会。虽然他的思想可能是相当民粹的,甚至是“特朗普化”的,但是他的屁股是坐在巴西的,因为巴西经济在往下走,它需要有一种活力。现在的希望真的在东方,真的在亚洲,也在中国,这就是他改变了思想的原因。

我认为在国家关系上最大的问题要考虑自己国家的利益,这个利益就必须要考虑对你有利,中巴合作对巴西是有利的,所以(博索纳罗)总统就接受了。不管你有什么样的理念,可以有,因为我们说多元的世界、多极的世界,什么样的思想都可以接受,但国家利益是第一的,发展是硬道理。所以我认为,民主就是要繁荣,之后才会有稳定,民主繁荣稳定的背后就是要发展。巴西总统为什么会那么快地转向?当然中国也是主动出击的,这次中国外交是非常成功的。这次机会也是因为在巴西召开金砖会议,新的十年要从巴西开始,所以,我认为这个平台也给中巴关系的沟通建立了非常好的平台。

如果说金砖国家从多边讲是非常不错的,双边讲也是起到作用的,不管是中俄之间、中印之间、中巴之间还是中非之间都是通过领导人峰会进行了当地的互访,实现了和当地国家更紧密合作的关系,巴西就是一个案例。所以,我认为利用多边平台,夯实双边合作基础,可能中巴关系就是这么过来的。

所以,今天的逆转是(因为)世界经济真的在发生变化,也许“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当中新兴市场必须有一个好的安排,这可能是中巴关系的未来。

(本期人员——责编/文字:韩琳;主持:段冰;摄像:董超/王一辰;后期:张文泉;摄影:伦晓璇;主编:郑海滨)

< 阅读全文 >
< 收起 >
本期人员——责编/文字:韩琳;主持:段冰;摄像:董超/王一辰;后期:张文泉;摄影:伦晓璇;主编:郑海滨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北京赛车微信二维码进群玩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