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为金砖合作指明方向:推进新工业革命伙伴关系

本期嘉宾

时间:2019年11月18日

嘉宾: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博导 陈凤英

中国网:“中国访谈,世界对话”,欢迎您收看。10月13日至14日,金砖国家领导人第11次会晤在巴西利亚举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领导人会晤及与巴西、俄罗斯、印度、南非领导人的双边会晤中多次发表重要讲话。习近平主席在讲话中向世界传达了哪些信息?此次外交活动又取得了哪些成果?针对这些问题,《中国访谈》特邀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原所长陈凤英研究员进行解读。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陈凤英。(伦晓璇 摄)

中国网:欢迎陈老师做客《中国访谈》。

陈凤英:大家好!

中国网:这次在巴西利亚举行的金砖国家领导人第11次会晤,也是金砖合作第2个10年开启的首次峰会。舆论普遍注意到这个时间节点代表的一些内外环境的变化——就拿内部来说,金砖国家发展得快慢不一,同时面临经济降速等压力;从外部来说,世界上单边主义开始抬头。但是习近平主席在峰会公开会议讲话中却这样说,他说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崛起的势头不可逆转。您给我们分析分析,习近平主席讲这句话的根据和底气来自哪里呢?

陈凤英:我想,根据和底气,首先一个,习主席一直有一个大的判断:“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认为这是一个最大的我们说历史性的判断、前瞻性的判断。为什么叫“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实际上,世界在发生一个巨大变化,比如有新兴市场的崛起,而这股力量的崛起是个趋势,不是说某个阶段、某一天、某一年出了问题,那么今天是有点分化,但不等于是趋势中断。我认为这是一个大的判断。

另一个问题,发达国家的确是出了问题的。为什么这么讲?就是说社会问题已经是积重难返,很多问题,像我们看到的收入分配差距问题、社会两极分化问题,最关键它的经济增长率在下降。我认为这就是大趋势当中的两个现象。我们说新兴市场增长依然是相对比较高的,发达国家相对是低的。而这种趋势当中有一个现实问题就是亚洲因素,我认为这个根据,最大的一个是亚洲。现在世界经济如果说还能有3%的增长,事实上70%左右或者是60%以上是我们亚洲拉动的。当然,亚洲经济拉动它是一个现实问题。比方中国,实际上还有东盟,包括印度,虽然经济下来了,但是从全球来看它并不低。所以我们能看到,亚洲因素是最明显的。

我认为另一个底气就是新的工业革命,也就是新的工业革命和创新。过去我们说工业革命是在发达国家,但是这一次实际上是我们新兴市场没有落后,甚至在弯道超车,像中国的5G已经是在引领(发展)了。所以我们能看到新的工业革命当中,这是我们一次最好的机会,也就是说是弯道超车,是引领,有些国家就参与进来了,我认为这是最关键的。

第四就是说我们团结的力量。现在跟过去不一样,过去我们就是一盘散沙。我们参与全球化,但是我们没有个真正的机制。但今天我们有个金砖,金砖背后还有“金砖+”,“金砖+”背后我们有个新开发银行,所以你能看到这种机制化的合作,它跟过去的南南合作、七十七国集团还是真的不一样。因为它就每年有会议,每年可以组织各种活动,甚至金砖银行可以进行投资,我们能看到这股力量是过去没有的。我们的底气就在于抱团取暖。

如果说有趋势性,是因为科技创新带来新的工业革命,起最大引领作用的应该看到是中国,因为这股力量在整个世界、在整个工业革命当中,它都会有一个我们说弯道超车的这一种后发优势。

中国网:习近平主席在一些讲话中提到要深入推进金砖国家新工业革命伙伴关系,也就是刚才您提到的,我们怎么理解这个说法呢?

陈凤英:实际上习主席提出的新工业革命伙伴关系是去年提出来的,实际上他早就想一个问题,也就是我们刚才讲到的,就是说未来的经济增长、未来的趋势和发展肯定是靠工业革命,工业革命背后实际上是科技和创新。为什么他想这个问题、提出这个问题?我认为现在我们已经看到一种趋势,在中国、在亚洲或者在其他地方都能看到工业革命的一种苗头,叫“新”,因为我们叫第4次工业革命,有的叫做新科技革命。这种苗头我认为在我们金砖国家这一次是已经参与进去,甚至我们在引领、甚至我们说弯道超车。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陈凤英做客《中国访谈》演播室。(伦晓璇 摄)

但有个现实问题——有些地区还没有普及到,从现在来看,比方说拉美地区相对是比较落后的,即使在新的工业革命当中,包括巴西,我们也看到南非——非洲现象,还是在新的工业革命中相对落后的。但是在我们亚洲,总体上是可以的。所以我想,他提出一个新的工业革命,能不能在我们金砖国家——我们这5个国家是地区大国,又是当地的龙头经济,能不能加强一种伙伴关系?这种伙伴关系我认为最关键的就是我们的“金砖信任”。首先一个是抱团取暖;第二个,因为我们的发展还是有差异的,我认为互补有无是最关键的。比方说我的有利优势在互联网经济、互联网金融以及其他方面,俄罗斯航天航空技术很发达,印度是软件科学很好。能不能在这5个国家当中建立新的科技革命的伙伴关系,加强合作?这一点非常关键。

我认为背后有个创新合作(的问题),因为创新合作是要机制化的。这次遗憾的是好像没有大的(合作项目),但是讲了一下创新互联网,我认为这也是可以的。创新互联网就是我们互通有无、进行教育交流,尤其是年轻人能不能在新的工业革命当中作为一种主要的力量来推动,我认为这方面有很大的空间可以做。

习主席这一次在讲(这些)的时候,不管是工商论坛还是闭门会晤,都讲到了新的工业革命。新工业革命是我们一次大的机会,作为一个伙伴关系,把工业革命发展到更大,所以可以看到这种趋势在未来会有很大的空间。

今天我们暂时有一定的困难,为什么叫一定的困难?也就是说经济增长低迷的时候,合作机会相对会低。但是,我认为现在中国跟印度,在习主席访问的时候提出了5G。5G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合作空间,中国有5G技术,其他4个国家暂时还没有,我们能不能开展一个5G技术合作?在5G的平台上,新的工业革命是最好的一个空间,我想这个空间合作做起来会非常大。但是最关键的是现在一定要互信,因为你如果不互信,比方说大家说5G里有什么问题,就很难合作。所以,我认为我们之间要加强互信,这是非常重要的。

(本期人员——责编/文字:韩琳;主持:段冰;摄像:董超/王一辰;后期:张文泉;摄影:伦晓璇;主编:郑海滨)


< 阅读全文 >
< 收起 >
本期人员——责编/文字:韩琳;主持:段冰;摄像:董超/王一辰;后期:张文泉;摄影:伦晓璇;主编:郑海滨
安徽快3 安徽快3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开奖 北京赛车彩票 江苏快3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平台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