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外文局副局长高岸明:语言服务行业规范化、标准化建设需进一步推进
 
时间:2019年11月15日

嘉宾:中国外文局副局长 高岸明

    中国网:中国访谈,世界对话。欢迎您的收看。新中国翻译事业70年论坛暨2019中国翻译协会年会于11月9日至10日在北京举办。新中国成立70年来,从翻译事业创立之初到语言服务业的形成经历了怎样的发展和演变,当前又面临哪些问题和挑战,针对相关问题中国网《中国访谈》专访了中国外文局副局长高岸明。

中国外文局副局长高岸明接受中国网《中国访谈》专访    摄影/董宁

       中国网:高局长,您好!欢迎您做客《中国访谈》。首先,请您谈一下新中国成立70年来,从翻译事业初始到语言服务业的形成,经历了怎样的发展和演变呢?

       高岸明:70年以来,中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同样,中国的翻译事业,也经历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简单地说,从翻译本身逐渐地演变为蓬勃而充满朝气的一个语言服务行业。从过去的70年来看的话,分为两个大的阶段:一是在改革开放之前,中国的翻译行业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取得了巨大的进展。在这个期间,我们的对外翻译事业应该说发展的很快,无论是从规模、从数量等等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此期间,我们从海外引进了大量的、优秀的作品,引进了大量优秀的一些人类文化的思想。同时我们也把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国的思想,向外做了推介。尤其在这个时期,我们向外推介了我们领袖的一些作品,像毛主席的著作,像其他领导人的著作,包括毛主席的诗词等等。在这一个时期,涌现出了大量优秀的翻译家,我们今天看到表彰的这些终身成就奖,包括我们的这些翻译大家们,有很多就是从那个时候成长起来的。这是第一阶段。

       第二阶段,改革开放之后,这一阶段翻译行业发生的变化或者是说语言服务行业发生的变化,就更加骄人。举一个简单的数据,在1980年的时候,在经营范围内有语言服务这样的企业,总数是16家。到了今年的年中,也就是到了今年6月份的时候,经营范围包含语言服务的企业总共接近37万家。从16家发展到了37万家,不用举其他的事实,从这个数字的变化,就可以从里边看到中国的语言服务行业发生的这种巨大变化。

       之前,中国的翻译行业往往是由各个单位,各个机构,或者是企业内部来自己解决,在这样一个机构内部产生、发展。改革开放之后,除了这些机构内部,我们的翻译继续沿着原来的轨道发展以外,逐渐地更加社会化,更加市场化,它所涵盖的范围已经不仅仅是我们日常所理解的像口译和笔译,而是扩展到了更广的范围,包括语言的培训,包括语言的咨询,甚至像语言资产的管理等等。应该说它涵盖的业态比过去要宽阔地多,从业的人员也比过去要多了无数倍。

       特别是我们现在关于语言的教育,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像今天上午,北外的孙有中副校长讲解北外发生的变化,可以作为一个例子。当年在北外读书的时候,北外教授的外语语种是30种,现在是多少呢?是103种。北外有这么一个计划,凡是与我国建交的国家,它的官方语言,北外的教育将要全部涵盖。通过北外这一个例子,就可以看得出来,我们在语言教育这些领域的发展,在人才的培养,在中外的交流,在语言服务的标准化,在技术的创新,各个领域都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应该说在这个阶段,中国的语言服务行业,为进一步促进中国的开放,为增进中外文化的交流,思想的交流,民心的沟通,为中外人民之间的相互理解和互信,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我相信随着中国不断地开放,语言服务行业在这方面发挥的作用会越来越大。

       中国网:您认为当前,语言服务业面临哪些问题和挑战呢?

       高岸明:刚才已经谈到了过去这7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以来,中国的语言服务行业发生的巨大变化,成绩毋庸置疑。但是我们也要善于从里边发现问题。同时通过解决这些问题,来推进语言服务行业能够进一步向纵深发展。目前来看,主要的问题有这样一些。

       第一,因为中国的开放在不断地推进,中国跟世界的交流、交融,也在不断地向纵深发展。所以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之下,语言服务必须既要沿着原来的轨道,解决原来的问题,同时要面对新的挑战,新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整个语言服务行业,对它整体的顶层设计、政策的支持等等方面,就显得不足。所以需要我们在整体的方面,对于政策的支持,对于整个架构的建构,也包括我们对于教育、人才的培养等等方面,以及出台新政策方面,要有一些新的推进。这是其一。

       第二,关于语言服务的一个定位问题。在这些方面,应该说过去这些年以来,从中央到各个机构,到我们具体的、社会的各个方面,对于语言服务的重视程度与日俱增。不久之前,我和国际译联的主席Kevin Quirk交流的时候,包括在国际译联会长论坛上与各国译协交流时,他们讨论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使各国的译协在本国的语言服务行业之中,发挥更大的作用,来保障他们的地位。我回复说,我们有共性的问题,但是其中有一个问题,我们和他们不一样,在中国,翻译仍然是一个受人尊敬的行业,我们的行业组织,像中国译协,各地的译协,在这个行业之中,应该说不仅发挥了很大的作用,而且也是一个受人尊敬的组织。

       中国译协在行业的有序、健康、稳定、规范地发展之中发挥很大的作用,但是尽管如此,因为情况在不断地发生变化,在这个方面,我们还需要做一些新的设计,新的安排。

       第三个方面是人才。这是一个老问题。应该说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近些年以来,随着各个高校在翻译领域的投入越来越大,开设了更多的像MTI、BTI这样的专业。人才的培养总数应该是很庞大的,但是在多语种高端人才的培养,以及通用语种,非通用语种的人才培养,还很缺乏。之前我们可能往往培养如英中、法中、中英、中法、中德、中日等等这些单个的语种,现在从国际交往来看,这样的情况已经不够了,需要我们培养多语种的人才、特别是多语种高端人才。在这些方面,我们还有不足。

       这次译协年会上有一个很热门的话题,就是我们如何去应对人工智能翻译,对未来翻译行业可能带来的挑战。大多数代表都认为,包括我本人也认为,智能翻译,机器翻译能带来挑战的不是高端翻译,是一般性的翻译,是在日常语境之下的翻译和相互理解,这个恐怕早晚会被机器替代。但是机器替代不了一些高端的翻译,文化层面上,文学层面上的,诗歌层面上的一些翻译,和人与人之间需要充满感情色彩地这样一种交流,这是机器翻译所不能达到的。

       而这个方面,就需要我们翻译人员的层次需要进一步提升。所以我们现在所缺少的不是一般性的翻译人才,而是高端的翻译人才。这是一个方面。

       另外一个方面,关于整个语言服务的创新,包括技术创新、管理模式的创新、行业发展的创新,在这些方面,还有不足,是需要我们不断地去研发,不断地去推进,不断地去强化,不断地去规范。

       还有一个不足之处,是语言服务行业整体规范化、标准化,在这些方面还需要进一步推进。中国的语言服务标准化,应该说这些年以来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中国译协在这方面发挥了很大的作用。目前来看,我们已经制定了19部国家层面的、行业层面的标准化的规定,标准化的法规。应该说对于行业的标准化建设,规范化推进,都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但是我们跟世界上先进的国家相比,哪怕和我们自己的需求相比,在标准化建设这方面,还存在着很大的不足。今天上午我们有一个专题的发言,也谈到了包括语言服务在内的中国各个方面的一些标准化建设,这里面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来进一步推进标准化建设。标准化建设是保证质量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

       这几个方面,目前来看,或多或少存在着不足。

       中国网:您认为要解决这些问题,需要有怎样的方法和途径呢?

       高岸明:我觉得一个方面是要我们的政策层面,应该不断地去研究新的情况来发现新的挑战,据此采取新的、针对性的措施,来解决这些问题。比如说在政策的制定,在行业的管理和引导等等方面,都需要有一些新的举措,新的架构设计,来使得我们整体的行业发展应该更有方向感。特别是随着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不断得到世界各国人民的热情响应。作为实现这一倡议的基础,也就是各国民心之间沟通的一个基础就是翻译。

       所以说语言服务可以说是一种国家的语言能力建设。这是一个基础性的工作,更需要我们不断地去研究新的情况,去解决新的问题。

       第二,刚才我们已经谈到了行业的标准化建设,在这方面,我们应该说起步和发达国家相比是偏晚的,但是我们动作很快。这些年以来也进展很快,不过,我们还是有一些空白点,或者是说有些标准,是需要不断地完善或者是填补。旧的标准可能需要更新,新的标准需要制定。特别是随着情况不断发生变化,我们面对新的形式,需要制定全新标准的时候,就需要认真地去研究我们面临的形势,需要解决的问题,采取应对的措施,来制定新的一些规范和标准。

       第三,应该说从整体来讲,中国在推进或者是在研发人工智能翻译方面,是处于一个相对领先的位置,在这方面投入很大。国内有一些企业和机构,应该说他们的研发能力已经取得了非常重大的成果。这方面我们已有了一些很优秀的企业,世界知名的企业。但整体而言,我们企业的投入还是呈现一种比较分散的状态。在这些方面,怎样能够通过政策的引导,或者通过市场化的方式,进一步聚合、协调企业之间的一些研发,从整体上推动技术在语言服务行业发挥更大的作用,我们还是有很多工作要做。

       技术的发展日新月异,应该说在过去5年之中,在这些方面发生了巨大的变化。10年前,当我们说到机器翻译的时候,可能大家还是带着点开玩笑的性质,但是今天它已经进入到一个相当实用的状态。虽然它里面还有很多的问题,但是千万不能够小看技术发展这种趋势。当然我们也要对它有一个实事求是的分析,我们也要充分认识到它的不足,认识到它的不足,才能够实现技术突破。

       同时我们要去认真地研究,哪些方面是人在其中能够发挥主导作用的。只有这样,我们才能采取一些针对性的设计,使得技术的发展能够将我们从普通的、目前人所从事的一般性翻译之中解放出来,能够更有针对性地、更高质量地完成中高端的翻译工作。

       同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是人才的培养和翻译资源的整合问题。从翻译人才的培养来讲,刚才已经说了,我们在中高端的人才,特别是高端人才的培养方面是不足的。刚才提到像中英、中法、中德、中日这方面,严格来讲,我们缺口相对较小。但对于多语种人才的培养,我们是比较缺乏的。

       同时高端人才的培养,未来会受到机器翻译的冲击,但我们肯定需要人发挥更加主动作用的领域,是中高端的翻译领域。所以这方面人才的培养目前来讲不仅不足,而且可能离现实的需求是有差距的。所以这方面的人才培养是需要加强的。

       刚才谈到了另外一个方面,翻译人才资源的整合。目前来看,我们的翻译人才是散落在各个方面。当然也没有必要采取一种方式,把这些人才给整合在一起。但是,我们需要更多地去了解,去建设这样的一个人才库,当有重大的项目我们需要去推进的时候,重大的工程需要去落实的时候,我们可以在更大的范围之内,甚至在全国的范围之内,能够更方便地去发现,去使用这些人才,使得我们的一些重大翻译工程,翻译的项目,可以有序地、高效地推进。这是我们需要去做的。

       这两个方面来讲,我们仍然有一定的差距,需要采取一些有效的措施加以推进。

 (本期人员——责编/主持:段冰;摄像/后期:张文泉;主编:郑海滨)

< 阅读全文 >
< 收起 >
来源:中国网
本期人员——责编/主持:段冰;摄像/后期:张文泉;主编:郑海滨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秒速时时彩 加拿大28 秒速时时彩平台